ST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回复: 1

[夫妻] 无意发现老婆被群P

[复制链接]

5874

主题

6357

帖子

25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00
发表于 2021-9-15 00: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实话我不是很有勇气把这个事讲出来,但是过了这么久也忘不掉,而且想起来还是有很刺激的感觉,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有淫妻爱好,只是一般人不会承认罢了。
结婚今年就十年了,因为刚结婚就连着生了两个孩子,生小孩养小孩都是很累的,加上和爸妈住在一个院子里不方便,那几年夫妻那些事特别少,到什么程度呢,买一盒套一年都用不完,也就在那时候我无聊经常上各种网站,出去玩感觉脏不想去,老婆被压抑久了也经常莫名其妙的发火,所以长期心理都是有了阴影。
到后来我们把孩子留老家出去了,打工的时候虽然辛苦,但是也有了两人世界,到了周末我们就去开房,老婆单位的同事和那些保安们就笑她肯定要腰疼了,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又熟悉,开开玩笑也不当真。

万万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儿,因为想多挣钱我换了个地方工作,去老婆那边就要倒车两次,太不方便了我就个把月去一次,刚好那次老婆单位上班大家失误都被扣了钱,我把钱借同事结果他辞职走了联系不到,要给孩子交家里的幼儿园半年学费,种种小事我们大吵了一架,整整三个多月我们没有见面和说话。
后来肯定家里做工作加上朋友劝,我们又和好了,但我隐约觉得老婆有点不一样,又说不出来,直到无意看到了别人发的视频。那是我和一个湖南的朋友晚上去喝酒他给我看的,男人嘛经常分享一下短片没什么,看了几十秒我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了。
视频大概有七八分钟,开始灯光比较暗,有男人们说话和笑骂的声音,抽烟的烟雾缭绕,恍惚晃动的开头和国产视频没有太多区别,然后镜头里出现了一个那种老式的沙发,一个女人屁股撅得很高,手机拍到近处看到居然阴道里插着一根黄瓜,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特别不好,朋友说你想看我发给你啊,也是别人发给他的,看你老婆不在饥渴难耐啊


视频拍的很差,坐在路边喝着啤酒,往后看就是个男人开始玩这个沙发上的女人的逼,镜头还是在后面只拍到腰部上面一点,而且还是穿着上衣的,往上是看不到了,男人的屁股和大腿看出来年纪大了,鸡巴倒是挺大就是软绵绵的,塞了几次不成功,男人不高兴的打了女人屁股一巴掌,女人忍不住啊了一声。
这一声我感觉说不出,太像我老婆了,但是视频太暗,虽然屁股的形状也像,可是看不出一点点更清晰的画面,脑子里面的念头复杂又有点糊涂,接下来就是从后面拍的基本都是男人的屁股,蛋蛋垂下来和啪叽啪叽的声音,女人没有再出声音,不到两三分钟男人停滞了,旁边迫不及待的另一个男人补了上去,晃动的镜头重复着机械动作和男人的脏话,只能确定至少三个以上的男人搞了,而且视频里没有人带套,撸鸡巴倒是都能看的到没带的。
我问朋友是哪里来的视频,他的话让我揪心了,他说这是他老乡玩的,在医院上班的女的同事,我忙问哪个医院,朋友喝了口酒说,谁能记住,反正他们在展会那边医院,他说了一句话我清醒了不少,这视频还有两段呢,你要不要看?撑死眼饿死吊,少吃串腰子吧晚上回去能睡着吗!
送走朋友回来住处,这个朋友是我跑业务认识的一个工厂经理,挺讲义气的我们玩的投缘,不过他不认识我家人,我也没带着老婆来厂区这边。躺床上我赶紧打开了手机。
我也不知道那一刻脑子里面是什么,浑身没劲,第二段视频里那个女人被人压在身下,在一边摸奶的老头我也认出来了,我结婚几年的老婆,和当保安的老头,压在身上的是个皮肤很黑的中年男人,镜头是另一个人在拍,老头我不知道年纪,平时见面喊声叔,大概要五十来岁吧,明显的阴毛夹着几根白的,居然颤巍巍的把鸡巴塞到了老婆脸边。
接下来的动作打破了我最后的幻想,如果是被迫的,女人在被人安全威胁下占有了,我还不会说极度难受,老婆抓住那根肮脏的鸡巴,隔着屏幕都感觉到她吞咽的吸力,老头的鸡巴慢慢亮起来了,一口一口的几乎吃到根部,她对着镜头笑着手里打了个胜利的V字!
黑皮肤的男人跟机器一样打桩,我点开了最后一个视频,时间显示有二十二分钟,在打桩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老头居然骑了老婆的头上方,低垂的睾丸就搭在她脸上,这个视频应该是特意开了灯,拍摄的人故意拉近看,老头卷曲的肛毛和肛门很黑,有点像动物园的什么动物,又说不出来那种但是有点恐怖,那里看着也不是很干净,老婆一直再躲,好像明白了这个猥琐的男人肮脏的意图,就在这时候肏她的那个男人加快的速度,啪啪啪的声音响亮的简直不像是在操一个人,而是要把人操死的那种狠,终于老婆喉咙里发出了哭一样的声音,扭曲的表情我太熟悉又陌生,因为此刻她毫不犹豫的舔着脸上那个肮脏的东西,可以看出老头有多舒服,而老婆此时此刻大口大口的吸着他的屁眼,老头屁眼往外翻了翻,有点黑红的肉也被老婆含在嘴里,难以置信我老婆给我口交极少,而且还是买了礼物哄她开心,才不情愿的舔几下就算了。
男人翻身下来,黑色的鸡巴翘的让人吃惊,老婆的逼已经合不上了,白花花一大片分不清是谁的东西,老头得意的插了进去,看得出一下子老婆还是很难受的,老头搞了没几下软了,拿手机的换了人,又爬了上去,三个人,清清楚楚都是没带套,旁边竟然还有别人说话的声音。
到底怎么了,我清楚的记得,我们这些年来一起度过的生活,风风雨雨我们感情没有任何问题,老婆虽然不是处女,但是嫁过来,也绝对是个贤妻良母,房事方面想想都是正常水平吧,在单位多年也是声名清白。一瞬间我想起了那些下迷药和骗人溜***什么的,但是那个胜利的手势和笑容真真切切,意识绝对是清醒,而且高潮完了她自己把屁股下面垫的高高的,就那样对着一群傻逼男人叉着一个当妈的人的逼,她的话让我怀疑人生,她说你们玩了生个孩子谁知道是谁的?
愤怒和眩晕,我辗转反侧了半个晚上,终归是没有按她的号码,我打算去查查到底什么情况,如果是摊牌,即使承认了我也未必能知道所有真相,无论如何结果我不愿这样糊涂的永远都不知道真实是什么样子。
我不能表现出明显不同才能得到查的机会,但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让我迷茫,老婆没有任何异常,电话随时都接,地方不是单位就是女宿舍,要么和她的女同事们一起,事实证明要串通这么多人随时作假确实太难,但是视频千真万确,老婆确实是被群交了,而且不是被迫,我去问朋友,几个视频他也说不出所以,而那几个保安是不能去问的,报警?我是不甘心的。
时间很快到了冬天,离年假也不远了,事情都过去了快三个月,就在我没有头绪的时候,忽然发生了转机。


这几天比较忙,终于又到周末夜深人静,和老婆通完视频,继续说完吧,说是杜撰的朋友不用看了,我只想说两点,首先我们自己现在感情是没有问题的,有的夫妻开始未必是爱情,时间久了都会成为亲情,自己的亲人不能拿来乱开玩笑的,第二,很多事情合理的未必能发生,实际上生活中不在你计划和认知中的事很多,就像在去外省的高速公路上发现前车是自己的同学们,要多低的概率才能遇到,可就是这样他发生了,所以说你认为的世界不过是你看到的世界而已,这个不再多说。
我想来想去还是要从这个当经理的朋友入手,毕竟是从他这里得知的,但是不能刻意的问,就是趁我们喝酒瞎玩的时候扯一扯,像我们这些做业务的人,和经理们打交道多玩的多,因为大家往往都是背井离乡,在外能多挣钱,男人出来了共同点就那么几个,我们都不怎么打牌,偶尔晚上一起玩玩小妹,这也是很多人的现状,我们多以一起打过炮作为男人之间交情的标志,以前听说过三p,没玩过,实际上迈出第一步比较难,即使是男的也是,哪怕是出来逢场作戏,单独开个房叫技师还是多数。
我当时所在位置是广州的一个区,工厂遍地,这也是我们在这里如鱼得水的原因,那几年的生意,只要你愿意去努力,赚钱养家是不难的,可以说回去还算小富,这朋友姓名不方便说,字母代替姓H,比我小大半岁,H有一天我们去吃虾,吃到一半他来个朋友,寒暄几句知道是安徽人,在这边跑医疗器械,开汉兰达来的,叫了啤酒和粥我们就继续,下起大雨到十二点都不停,H约我们一起去按摩,大家都明白,有人做东何乐不为,我们就去了,提前已开好房间,那天聊的也开心,H说这朋友玩过群交,说我都看过了。
我当时头翁的一下子,这男的来的时候我没留意,吃饭的地方是潮汕粥外面的桌子,光线也看不清,这男的应该就是那个黑大个不会错,坐在车里我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心里杂乱,想下来怎么办,和他不熟悉,但是不搞清楚以后不一定有机会了。到了地方我瞬间做个决定,推脱说今天太难受,让他们玩个痛快,为表示一下我请客了,大家都笑说有帮赌的没有帮嫖的,这谁也替不了,我故意说都别吹牛逼,平时都吹得怪大今天玩刺激的我观战,我当导演啊。
不得不承认一件事,那天H点了个年轻妹子,黑大个子点了个妇女,长相绝对一般,进入主题,朋友坚持了不久就休战了,大个子还在高速打桩,当时我就只想起《食神》电影里打牛肉丸的双刀火鸡,爆打牛肉两万次,丝毫没有减速的感觉,大个子按住女的奶子,女人大腿折起来逼在最上面,这样每一下那根黑钻头一样的鸡巴都能扎扎实实的怼进去,房间里只剩下肉撞击的声音,女的叫声很惨后来只剩下哼哼了,两个人的下面水洼洼一大片,不知道女的都流了多少了,我也看的受不了,问年轻妹子搞一下,真是生意人本质,商量加钱同意了,等我们做完,这两位还在运动,我日你妈卖批,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黑大个把女人拉起来也把套扯掉了,妇女在这时候还挤出一口气说,不带要加钱,当然了这没有问题,加一百,我忽然觉得可悲,为了生活,一百块钱,如此不易又现实。
没功夫去想那么多了,折腾下来,我两次,H三次有一次是口活,黑大个四次,不要看数字,论过程人家一次顶我们三次跟玩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面,黑大个比我大几岁,论资排辈算叫了黑哥,他说他朋友一般叫他老黑,呵呵,五味陈杂。
我们认识了一阵,中间有两次说来没来,后来又说一起去清远也没去成,只到有一天H约我出来,晃到下午联系黑哥去市里,地点,和我老婆上班的单位有快两站,担心和期待中过去了,黑哥见了我们还是热情大度,一栋小院在路边坡上,准确的说是他亲戚的房子,旧房老院等待拆迁,他自己在这里住,顺便当仓库,老婆孩子都在老家,每月给亲戚交租金。
客厅在二楼,至今忘不了那一刻,那个沙发,桌子,墙壁上脏旧的斑驳,就是视频里面的地方。一想起老婆就在这里被肏的四脚朝天,说不定这沙发垫的哪里还有她们流出来的痕迹,生气,恐惧,兴奋,紧张说不清楚的东西。
扯东扯西到天黑,茶都没味道了烟头堆成山,是时候说一下了,我提到视频的时候黑哥愣了一下,看看H才又和我说话,他说自己人也不能乱说,那事儿啊,搞不好要进去,H说不就玩个老女人么,黑哥说你们不知道,那女的在这里住一个多月,最后差点出事,不过摆平了,就是花钱买平安。
一个多月?出什么事?这都什么情况。


黑哥说大概是夏天时候的事,他在这里做生意,主要靠医院的那些领导一句话,医院这里不说了避免对号入座,是Y主任带过来的。
这个名字我是很有印象的,老婆空间聚会照片有合影,以前是听她说过这个领导对她很关心器重,年纪差不多五十,在单位来说一般都是实权派了。
有天晚上Y开车过来,黑哥说他带的女的,听她说话也是单位的人,不过那么晚了能发生什么他也心知肚明,奇怪的是为什么不开房跑到他这里,后来才知道领导身份证丢了喝了酒也不敢跑远,在附近就过来了,客厅里面有套间,他是个明白人,安排好了就下去。睡到后半夜Y喊他上去,这家伙迷糊了什么意思,进去了看到女的四仰八叉光着在床上,Y说没事,就是想要玩,黑哥说女的酒劲上来了,还说不会有问题吧,后来上了,女的感觉不对,挣扎了最后还是干了,Y也来了一炮,做完女人被子蒙着头不说话。
黑哥还是担心的,但是Y说没有问题,过了不久又过来,带了两个女的,不过一个提前走了,女人还是玩了3P,不同的是他们都没有带套,都是***。女人快三十岁,黑哥玩过的里面她的条件算是中上等,不过性欲真的很强,他说这样的女人确实不多见,最猛的一次五个男人肏她,一个周末没出去饭全是送上来。H表示怀疑,这样子人受的了吗,尤其是黑哥这样的还不是他一个人,黑哥说我拍的有你看你哥是不是在扯蛋。
翻出来视频一个,黑哥说别的好多都删了,手机录的占地方,照片有不少,我们都看了,皮肤白的那老头就是Y,老婆的领导,黑哥,还有几个都是混社会的老乡或朋友,不得不说他们见过场面,女人被玩的各种花样,用逼抽烟,被抱着把尿,拉屎也被拍,他们弄了黄片对照着玩,除了男人没那么多也差不多了,直到女的怀孕,黑哥说这女人其实他感觉不太说话,是比较有素养的那种,H说我给你个666吧,还素质,黑哥说真的,女人可惜了,碰到Y这样的人只能说是倒霉。
这个Y是结婚比较晚,女的是他以前的女友,比他小十来岁,Y哄着破的处,后来他
结婚了,老婆家也是本地背景,这女的回家也结婚了,过了几年又回来上班,过了半年他就又泡上了,但Y只想找个炮架,就把人往歪路上带,头一次过来喝多就给她下了点药,不过是叫人晕睡的那种,后来有一就有二,黑哥也喜欢这个女人,大家撕开脸皮了,玩到基本住他这里,黑哥以为她说没避孕是开玩笑的,后来就是怀孕,打了,Y应该是拿了一笔钱,虽然不能证明是谁的种了,最后黑哥还去看过她,买的东西女的也没要。
如果不是结了婚,她不是这么破鞋,我也是真的想娶她的。黑哥说的很认真,我们笑了,H说你还打出感情炮了,我也在笑,我不知道笑什么,原来我始终是那个最可笑的人。
其实我应该有预感的,认识时不是处女,我感觉像有个苍蝇,你爱一个人你才会去在乎,忍吧忍了,做爱姿势她就喜欢那一个,男人扛着她的腿,她说是她以前的男友教的,开苞也是这个姿势她改不了习惯,讨厌口交和精液,我追问她才说是那个男人在她毫无准备射进她喉咙导致呕吐有了阴影,种种这些听到我心里特别难受,但是后来我也发现,她讲那些事儿是真的,我听了鸡巴会特别硬肏的特别狠,老婆也感觉到了,这也是我们之间的情趣。
从我出来以后,和老婆做的就特别少了,最后的一年就见了两面,那俩月在家也就做了两次,很多次老婆暗示我,我都是避开,生活的压力太大,女人熟悉的身体让我没有当初的兴致,老婆带着孩子还要和公婆在一起,后来她出来工作累倒在单位,我只打了电话也没有过去,直到后来吵架当着那么多人我摔烂了手机,也没有给她一个道歉,老婆是非常要面子的人,对她来说那次难堪比什么都难受。时间久了,我回想起来那半年,一个月也未必给她一个电话,倒是我乐得清净,在我身边有个好看的姑娘,半年从约会到得手,H说我人生得意,还能稳住家里。这一切的因果,似乎多么意外也是早就自己埋下了原因。


没有不透风的墙,到了这个程度,单位里人多嘴杂,Y的老婆知道了,也可以说这个女人是个人物,事情的过程我们是不知道,最后结果是老婆的工作到年底,Y家里如何不得而知,黑哥联系过几次我老婆,但是最后打的都成了空号,去单位看被躲开,黑哥最终放弃,因为生意还看着领导脸色,听说是差点闹的告了强女干,他才明白Y为什么要拍下来,一是不能说是强迫的证明,二来也是长期玩着她的要挟手段,如果不是他老婆介入,这女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
成功的男人最喜欢搞得就是拉良家下水,劝表子从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无非如此。
我当时决定是要离婚了,这个事儿太大,下来的时间,转移钱,买房还是老婆名字,为不打草惊蛇暂时没说,期间我找了老婆,看得出她有点憔悴,流产起码的恢复期也过了但是能看出来脸色发黄,意外的是我们还是肏了好几次,不知道为什么,对被肏过的逼我忽然有了很强的兴致,结果是没有我想象之中任何的松,女人肉体的恢复能力确实厉害,但是每次完事又感觉到心酸。
很快到了年底,期间相安无事,我打算回老家摊牌,这时候的一些意外打破了安排,三儿居然怀孕了!
这个烈性子的姑娘让我难过,不怕笑话的说,她在夜店混过,但是对我确实是好,从半夜把她从酒场里拉回家,到后来辞职了跟我,这个比我小很多的女孩没让我花过钱,学着做饭平时买的最多的都是我的衣服,过生日老婆没有任何电话,是她拉来好多姐妹给我过生日,点点滴滴太多,她说她六岁父母离婚,初中没毕业就混社会,前面的男人都是人渣,但是她没有放弃过对感情的渴望,说真的她不指望我离婚,但是珍惜我们的每一天,即使我是个不能给她未来的普通人。
一件事还没有结果,家里消息要急回,母亲病倒住院,已不能说话,回到家不到几天,孩子居然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整整几个月,老婆一直在医院伺候,钱我花了不少,但是她没有问我要过,想起这钱我心里一阵恶寒。结果是奶奶去世,我妈和孩子出院,一场下来恍如隔世,老婆又感染入院了,大人的肺炎来的凶猛,都不知道怎么过的那些天。
一切风平浪静,我约了老婆出来吃饭,大家都知道可能要发生什么,我们谈了很多,在县城的宾馆我们开了个房说到半夜,老婆拿出了她之前怀孕的单子,还有一个信封是钱,坦白过后是沉默,她又拿出了让我震惊的东西,同样是B超单,却是那个女孩儿的,她们已经见过面,同样的结果,已经打掉了,不过是后来才找到了我老婆见的面。
人心的复杂,我忽然发现自己都不了解自己,这么多年了玩来玩去的,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我想说点什么,却看到她已经泪流满面。
我们抱着,黑色的窗外什么都看不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了做爱,老婆一直在流泪,但抱得我很紧,我脑海闪过那些事儿,海誓山盟历历在目,淫荡无耻又如此真实,我们做的仿佛没有尽头,我用了黑哥标准的姿势,听到老婆低低的说,射进来吧老公,我只要你的!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原谅了她,也不知道老婆是不是真的原谅了我,但是之后我们感情却是升温了很多,发自内心的说我们离了对方都没有人生意义,我们没有了秘密,那些黑暗中的过去,却把自己的伪装撕的一干二净,人说只有在濒死的时候,人会回忆一生中的人和事,就像微缩的电影,也就在那一刻你才知道自己最爱的人是谁。直到现在我们几乎是热恋的程度,很多矛盾反而是消失了,我们回了老家再也没有去外地,做了一些生意,买了新房和车,去年生了老三都一岁了,不开玩笑绝对的自己的。
Y和他老婆离了婚,没有孩子,黑哥说Y都快净身出户了,单位改制后很快失去了位置,成了连中层都不是的员工,混的很差后来就离开了不知所以。黑哥回了老家开个厂,日子比以前稳定也好多了,去年也添个儿子,H在广州买了个小房子落户,联系的不多听说终于要结婚了,对象是本地的,还是硕士毕业,算是如了他肏文化人的夙愿吧。东北小姑娘去了厦门,聊天的时候发来抱着孩子的照片,嫁给一小富豪,和她老公旅游一脸幸福的样子。
我和老婆提到黑哥,老婆说千万别见面,那就没法活了,肏到舒服的时候我问她我和黑哥谁的鸡巴进去舒服,老婆说不一样,他的大撑的很满,但是老公的鸡巴是温暖的,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满足,心里感情的东西代替不了。老婆说你是不是特别想看你老婆给你带绿帽?我说是的,老婆笑着说你们男人真变态,天天防着又想着,改天你找个黑哥那样的,不能是认识的。
生完孩子的一年真是漫长,我在外面租了个精装房,老婆周末基本把孩子放家里出来,在房间里都不穿衣服,吃饭和打扫我们都是光着,自由自在的做爱,我们期待着,意外的绿帽之后,老婆的性尺度大了很多,出去在晚上裸跑,第一次主动口和肛,种种不一而足,也是她开始懂得用身体奉迎男人的改变吧,我才发现最好的就在身边,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家花要香也需野蜂尝吧!


因事情比较长,故在此处给一下说明。
喝酒给我视频的经理就是H,我们当时在的区是BY。
保安老头是H亲戚,院子是他们家的,黑哥是H介绍租的房,在K村。。
群p我已知道的有Y,黑哥,保安,和保安老头带的本地人,拍照和视频主要是Y,玩的时候都是他安排。
东北姑娘是H市的,弟弟是夜店的,人挺仗义。
我们已经在Z市落户,我让老婆和黑哥有联系,不过不点破也没有见面,我们在找人玩,老婆最近都在挑选合适的。

0

主题

12

帖子

0

积分

VIP会员

积分
0
发表于 2021-9-15 10:49: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合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TS  

GMT+8, 2021-9-25 19:3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